生產力提升和城市競爭

優秀人才能夠創造高價值商品及服務,當生產率愈高,將有助國家經濟變得更富裕。但有數據顯示,現時大多數發達經濟體已經失去創造優秀人才及提升生產率的竅門,過去40年不少富裕國家的生產率增長都顯著緩慢,美國勞動生產率(Labor Productivity)於2000年開始至今持續下降;亦有芝加哥大學教授指出,2004年以來,美國因生產率下降導致經濟產量損失為2.7萬億美元,即每個美國人產量損失大約為8,400美元。

 

對此,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經濟學家Robert Gordon認為,人類已經耗盡大量思想,近年各種技術進步都缺乏了19及20世紀初偉大發明的變革力量。

 

不過,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都是深具革命性的科技發展,過去也有些成功開發的軟件系統及雲端計算,這些創新科技都有為20世紀90年代後期的經濟繁榮及生產效率作出貢獻,因此不能說人類人腦的發明潛能真的玩完。

另外,正如內地希望透過城鎮化提升整體經濟生產力,人口流動也可以提升整體生產力。簡單來說,優秀人才可以從一些低薪、欠缺工作前景、經濟增長及生產力下降的城市,轉移到更具生活及就業質素優勢的富裕城市,一般都會提升整體生產力。正由於這個流動的因素,美國就引爆了城市之間出現的經濟競爭:傳統產業與新創公司搶奪人才,或會導致一些傳統行業及經濟落後城市被社會淘汰,舉例美國舊金山因為科技產業迅速冒起變得身嬌肉貴,鐵鏽地帶(Rust Belt)則有許多城市瀕臨消失邊緣。

 

當全球各國面對所謂的「超級城市」,意指能夠實現更大限度的規模效應的城市不斷增加,這些繁榮之地會累積各種增長優勢,吸引更多人才及企業湧入,帶動職位增加、高薪、美好就業前景、優質教育系統等,但也會令生活成本上升,例如昂貴的租金。在此情況下,傳統及小城市就會處於劣勢,難以製造各種誘因去挽留人才及企業。

 

一個具競爭力的城市,就像一個湖泊一樣,能聚集人才,也更有利培養更多的人才,做成一個人才的規模效應,和良心循環,讓更多不同範疇的人才能互相激發交流,更有利整體經濟的生產力提升。

iMoney 2018年11月26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