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信貸

美國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轄下微觀經濟數據中心發布2018年10月份「消費者期望調查(SCE)信貸准入」報告,最新數據發現10月份信貸申請率為47.8%,略為低於去年同期的49.0%,拒絕率為21.2%,則高於去年同期的15.7%。

 

簡單來說,SEC信貸准入調查報告主要觀察消費者對信貸需求及信貸審批的未來期望及看法,每四個月進行一次,今次調查報告則於今年6月進行。而且有關帳戶關閉的調查結果情況,亦與今年第三季發布的「家庭債務及信貸報告」呈吻合狀況,該報告顯示第三季家庭總債務增加2190億美元,達到13.51萬億美元,比較第二季的0.6%增長1.6%;其他方面例如抵押貸款升1.6%、汽車貸款升2.2%、信用卡貸款升1.8%、學生貸款升2.6%。

 

這些調查報告能夠廣泛性獲取消費者於申請和獲批不同類型信貸的期望及經驗意見,協助經濟及金融部門得出完整樣本的統計數據;而且調查涉及消費者年齡及自我報告信用評分,通過這些個人層面的基礎微觀數據,可以輔助經濟主體當前結果分析,以及市場滯後需求及風險預測展望。

 

因此,仔細觀察SEC數據便能知道,未來12個月內美國消費者在某程度上,或有可能出現收縮的情況;同時今年受訪者預期申請人數與2016年及2017年報告預期相比都出現下跌,這情況顯示出受訪者於2018年的悲觀感受較為強烈。

 

須知道,消費者信貸餘額能反映美國個人消費開支狀況。持續且穩定性的市場調查數據都是有意義的,它能透視經濟及金融市場已經出現,或即將出現的一種圖像及趨勢,也能幫助各行各業了解現時經濟條件的強弱,從而作出適應市場的風險調整。

 

美國的經濟相當依賴內需消費,而消費者亦極度依賴債務和信貸去維持自己的消費水平;否則在工資增長有限的情況下,便要被迫節衣縮食。因此,消費者信貸的增長和下跌,是對未來內需消費的一個重要指標。消費者信貸佔GDP的百分比,由2008年起大幅下跌,出現了去槓桿化,直到過去幾年在穩定下來,也撑起了經濟,如果,這個比例重拾新一波的跌軌,對美國經濟會構成另一波的壓力。

 

 

iMoney 2018年12月24日

廣告

數碼金融和身份認證

隨着全球各國正在制定立法「歐盟通用資料保護規則」(GDPR),銀行業界已經就數字身份(Digital Identity)的安全及責任問題進行管理,創建更廣泛平台的商業模式,幫助金融產品及服務擴展範圍,與客戶保持緊密接觸。筆者認為,各種金融變革不斷加劇,催化開放式銀行業(Open Banking)模式的快速演變,當中數字身份技術及應用都是未來金融業界可見的科技趨勢,遂成為消費者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

 

據筆者了解,美國銀行控股公司Capital One成功構建了數字身份平台,首次推出用於數字識別的「應用程式介面(API)」,但它並非唯一使用API幫助保護在綫客戶的銀行,因為西班牙對外銀行(BBVA)早於2016年便正式啟動開放API項目,更為美國開發商提供四種API,用於付款、客戶、信用卡和帳戶領域應用,當中包括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另外,美國數字銀行Confyrm亦已經採用全球性身份驗證方法,同時與Capital One展開合作,通過技術等資源整合利用,研發出不同類型的優先解決方案,使覆蓋服務範圍不止金融界,更能包括政府及零售商,讓每家公司都能使用數字身份來幫助減少欺詐行為、隱私風險等威脅。

 

然而,去年有研究報告調查顯示,有47%的金融機構因為網絡犯罪、洗黑錢及其他財務瀆職行為,繼而遭受1.4萬億美元損失。故筆者認為,在金融商業市場實現準確及安全識別個人身份的數字身份渠道非常重要,細緻來看也能幫助銀行迅速改變傳統業務職能,包括貸款、信貸額度、全球滙款等等。

 

而筆者就目前數字身份發展進程來看,由於點對點貸款迅速冒起,令我們利用手機就能夠簡易、方便、快捷地申請貸款,這帶動了移動交易成為數字金融服務的主要推動力。另有市場調查指,過去1年針對移動金融服務公司的網絡攻擊增長了60%,其中欺詐性移動帳戶登錄嘗試更急增200%。無可否認,網絡犯罪問題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數字身份順利發展,但幸運的是當今科技產業巨頭GAFA(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都持續開發API等移動及在綫交易系統,而且不斷設定基準,以完善做到符合消費者最大期望。

 

據市場傳聞,Amazon正在開發免費的網上銀行帳戶,Apple Pay於2020年預期擁有超過2億用戶,中國方面則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已是全球最大的支付平台,這些情況都赤裸裸地說明傳統金融機構要依賴數字身份去迎接其他外來競爭者的挑戰。最後筆者重申,科技金融的影響性屬於全球性,大量跨地域金融交易勢在必行,而我們能做的,就是讓數字世界更多機會,更少風險。

 

iMoney 2018年12月17日

生產力提升和城市競爭

優秀人才能夠創造高價值商品及服務,當生產率愈高,將有助國家經濟變得更富裕。但有數據顯示,現時大多數發達經濟體已經失去創造優秀人才及提升生產率的竅門,過去40年不少富裕國家的生產率增長都顯著緩慢,美國勞動生產率(Labor Productivity)於2000年開始至今持續下降;亦有芝加哥大學教授指出,2004年以來,美國因生產率下降導致經濟產量損失為2.7萬億美元,即每個美國人產量損失大約為8,400美元。

 

對此,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經濟學家Robert Gordon認為,人類已經耗盡大量思想,近年各種技術進步都缺乏了19及20世紀初偉大發明的變革力量。

 

不過,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都是深具革命性的科技發展,過去也有些成功開發的軟件系統及雲端計算,這些創新科技都有為20世紀90年代後期的經濟繁榮及生產效率作出貢獻,因此不能說人類人腦的發明潛能真的玩完。

另外,正如內地希望透過城鎮化提升整體經濟生產力,人口流動也可以提升整體生產力。簡單來說,優秀人才可以從一些低薪、欠缺工作前景、經濟增長及生產力下降的城市,轉移到更具生活及就業質素優勢的富裕城市,一般都會提升整體生產力。正由於這個流動的因素,美國就引爆了城市之間出現的經濟競爭:傳統產業與新創公司搶奪人才,或會導致一些傳統行業及經濟落後城市被社會淘汰,舉例美國舊金山因為科技產業迅速冒起變得身嬌肉貴,鐵鏽地帶(Rust Belt)則有許多城市瀕臨消失邊緣。

 

當全球各國面對所謂的「超級城市」,意指能夠實現更大限度的規模效應的城市不斷增加,這些繁榮之地會累積各種增長優勢,吸引更多人才及企業湧入,帶動職位增加、高薪、美好就業前景、優質教育系統等,但也會令生活成本上升,例如昂貴的租金。在此情況下,傳統及小城市就會處於劣勢,難以製造各種誘因去挽留人才及企業。

 

一個具競爭力的城市,就像一個湖泊一樣,能聚集人才,也更有利培養更多的人才,做成一個人才的規模效應,和良心循環,讓更多不同範疇的人才能互相激發交流,更有利整體經濟的生產力提升。

iMoney 2018年11月26日

歷史不會重複 但會押韻

美國大文豪馬克•吐溫曾說:「歷史不會重複,但它會押韻。」筆者想起這句名言,是因為最近美聯儲(Fed)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受訪時,向現時美國執政黨發出警告,不要忘記金融海嘯的教訓,重申加強金融監管的必要性,以防止美國企業貸款標準出現「巨大惡化」的後果。

回看過去3年美國合共加息八次,投資者及市場資金持續流入浮動利率的金融產品,此舉推動美國槓桿貸款市場規模擴大至1.3萬億美元,而且現階段未有見到減弱的跡象。事實上,LPC便有數據指出,今年有超過160億美元資金流入貸款共同基金(Loan Mutual Funds)及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理柏(Lipper)亦有數據顯示,今年環球金融市場已經發行逾1,060億美元的美國貸款抵押債券(CLO)及224億歐元的歐洲CLO。難怪耶倫認為企業貸款標準放鬆了。

另外,今年初黑石集團(Blackstone)以LBO(槓桿收購)方式花費200億美元收購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旗下的金融和風險(F&R)業務55%股份。據穆迪資料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該交易槓桿率為7.6倍。對此,筆者不得不提,08年金融海嘯帶來巨大傷害,推動美國監管機構於2013年更新有關槓桿貸款指引,透過監控及承保標準,防範金融業的系統性風險。不過,就算是該指引也在近年慢慢放鬆了。

從不同資料及數據可見,企業貸款標準的確有放鬆之嫌,黑石集團例子也只是冰山一角,筆者估計仍有不少企業之間的信貸協議存在嚴重的風險缺陷;同時不能否認,巨大惡化且不能受控的槓桿貸款會對銀行構成系統性風險,隨時引發企業大規模破產,拖累全球經濟再次出現衰退。

總括而言,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後提倡放鬆金融監管政策,在一個本已貨幣寬鬆的環境,可以說是火上加油,以致現時槓桿貸款市場出現過度寬鬆情況,再者中美貿易戰仍然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這些不明朗的市場風險都有可能影響明年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同時為股票市場帶來持續波動。但筆者最為擔心的是,假若槓桿貨款相關的系統性風險爆發,則會導致全球金融安全的問題。

iMoney 2018年11月12日

工業脫碳

全球經濟市場由各行各業組成,當中工業生產佔全球四分之一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及就業,工業產品及材料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份,也是創造社會繁榮及財富的重要驅動力,不過工業亦是二氧化碳(CO2)排放的主要來源,對地球環境帶來污染。

 

有數據指,2014年全球約有28%的溫室氣體(GHG)排放來自工業,然而2015年《巴黎協定》目標是2050年的溫室氣體排放與1990年相比要減少80%至95%。在此背景下,工業脫碳是必須面對及解決的問題,目前我們可以通過提前規劃及投資,採取升級及替代的創新技術以實現碳排放。

 

早前,有報告指出,氨、水泥、乙烯及鋼鐵這四個工業企業(或部門)能夠通過提升能源效能、利用電熱(Electric Heating),以及把氫(Hydrogen)和生物質(Biomass)作為原料或燃料使用,藉此把二氧化碳排放量降至近乎零;去到2050年,脫碳成本將介乎11萬億美元至21萬億美元之間,期間更要加快再生能源的基本建設,以增加4至9倍的清源能源,才能真正實踐減少碳排放。

 

對此,以上提及的四大工業部門所面臨的困難有:一、由於有45%的二氧化碳排放源自原料,在原料無法改變情況下,只能改變其生產過程;二、工業生產過程中通過化石燃料來產生高溫會導致35%的碳排放,有關替代方案也存在困難,可能要改變煉製設備的設計;三、工業的生產鏈繁複,每個細節皆環環相扣,很難單獨改變,基本上是牽一髮動全身,讓改革難度提升;四、工業用的生產設備大多昂貴和耐用,若要重建必會涉及龐大成本,重新打造設備也要承受漫長的時間成本。

 

經濟市場講求利益,筆者認為雖然碳排放已經是全球各國政府都有參與之事,然而工業生產出來的多數是銷售商品,如果脫碳成本過高,以致成本轉嫁商品,令價格提高,同業競爭力提高,這變相不會激勵工業企業配合碳排放政策,由此可見工業脫碳的困難不止於技術升級及替代,也有來自於實體市場的各種壓力。

 

不過,總的來說,雖然工業脫碳過程勢必困難,但只要政府、企業及相關利益者能夠互相合作,便不是不可能的事。

 

iMoney 2018年10月15日

城市盛衰

有效城市應該具有充足包容性,富人及窮人同樣獲得均等資源分配,簡單而言就是提供足夠就業機會、不同年齡的孩子擁有優質教育、提升低技術勞工的職業培訓、為低端產業創造發展空間,還有對創業人士(不管企業規模大小)的監管準則一視同仁,只有這樣才能創造幸福的城市,帶動人口有機地運動,幫助城市保存鮮活的競爭力。

 

可惜,現實時,很多城市都解決不了內部問題,如以歐美大部份城市為例,富人與窮人居住同個城市不同地區,已有研究數據顯示,這會帶來社會及經濟割裂,例如收入不平等、流動性差異、貧富懸殊、教育、犯罪等問題。

 

事實上,失業對城市的負面影響深遠,即使美國製造業增長仍強勁,但是愈來愈多職位建立在機器之上,而不是低技術勞工,這反映出城市內部存在的現實問題。而筆者觀察到,最近20年美國一直自豪的企業家冒險精神出現衰落,新業務形成速度較數10年前緩慢,美國人逐漸失去想像力,當創業率減少,企業增加員工的速度便會下降,連帶經濟增長放緩,意味美國人在沒有就業新機遇的情況下,搬家意願大幅減少,最終令城市的創造力及靈活性不斷被消解。

 

而且,由於每個城市都存在貧富懸殊問題,變相有些家庭要付出較高昂(甚至是不能負擔)的住屋成本,現實層面政府又不能通過完全放任發展政策,來為城市提供真正的低成本房屋,因此如何讓富人和窮人都能安然融入同一個城市,亦是一門高深經濟學問。

 

當城市不能解決自身問題,可能就慢慢出現衰落。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Edawrd Glaeser精於城市研究,曾有論文指出城市幸福與衰落之關係,居住在衰落地區的人大多數不開心,社會狀況傾向混亂,亦需要政府提供更多公共資源扶持。

以美國為例,過去幾年整體人口增長明顯放緩,某些城市(主要是煤炭、鋼鐵、汽車等行業重鎮)人口數量更連續幾十年出現下降,據2010年人口普查局數據顯示,美國十大城市都出現人口急劇減少情況,首位是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人口從1950年的85.6萬跌至2010年的31.9萬,跌幅為62.7%。

 

「一剎那的光輝不代表永恆」,城市的繁榮是需要經營的;如果管理不善,就會拾級而落,中外歷史上皆累見不鮮。

 

iMoney 2018年9月3日

內地P2P特色

金融科技(FinTech)話題絡繹不絕,當中P2P借貸平台曾被環球金融市場吹捧是一種改變金融交易支付的創新模式,不論在機構數量或貸款金額上,中國的P2P平台發展都是錄得最快速增長的國家,但隨着一連串監管問題湧現以至最近有受害者集體請願,各種負面因素拖累P2P爆發大規模倒閉潮,筆者認為事件顯示出變革性的創新金融並非有利無害,背後隱藏不少風險,提醒我們金融科技與監管必須平衡,才能長遠健康發展。

 

簡而言之,P2P平台的特色是以較低利率向小型公司及消費者提供貸款,但這種集資方式幾乎沒有政府監管。中國自2011年開始出現P2P平台,2013年進入起飛階段,2015年達到高峰,當時平台數量大約有3,500個,但相同時期亦有不少平台爆發醜聞及破產,隨着泡沫之談湧現,倒閉潮愈演愈烈,2016年8月內地監管機構遂推出《P2P網路借貸業務管理暫行辦法》,藉此整治市場恐慌與混亂。

 

面對中國P2P平台大規模觸礁,有數據指出,自今年6月1日以來便有15%的平台營運出現嚴重問題,6月份未償還貸款額達到1.3萬億元人民幣。筆者認為, P2P平台無疑是金融創新產物,優點是簡單、方便、快捷、透明,讓借貸雙方自由交流完成金融交易,而中國未能防止P2P平台風險,主要有幾個因素,第一是監管失敗,面對違約、突然停業、資金凍結等問題,市政府或省政府都未能真正落實執行及監督,變相有名無實。

 

另外,混水摸魚亦是原因。真正的P2P是把貸款人和借款人配對起來,只是充當一個「訊息中介」,和傳統銀行的性質不同,照道理不應出現像傳統銀行的濟提。不過,可惜內地有不少「所謂的」P2P平台甫開始就以非法地下銀行,甚至抱着行騙目的營運,當投資者未能清楚分辨P2P平台的真偽性,損失風險勢必增加,而這些害群之馬也會拖累整個行業發展,讓人難以分辨P2P平台與傳統銀行的屬性之別,當真正的P2P平台未能實現「訊息中介」的核心宗旨,營運便會出現信用風險及期限錯配,造成投資者恐慌,最終資金撤出,促成骨牌效應的倒閉潮。

 

當然目前的市場恐慌,引發P2P平台風雨飄搖,但筆者估計對中國實體經濟衝擊應該可控,畢竟優秀的P2P貸款佔傳統銀行的貸款總額比例不到1%,並不足以造成金融體系不穩定。然而,短期陣痛是必然的,經此一役後,就看未來中國如何採取更大更有效的規則,至少對最大型的P2P平台進行集中監管,確保借貸方、小型公司及投資者有更多安全投資選擇及風險保障。

 

iMoney 2018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