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不會重複 但會押韻

美國大文豪馬克•吐溫曾說:「歷史不會重複,但它會押韻。」筆者想起這句名言,是因為最近美聯儲(Fed)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受訪時,向現時美國執政黨發出警告,不要忘記金融海嘯的教訓,重申加強金融監管的必要性,以防止美國企業貸款標準出現「巨大惡化」的後果。

回看過去3年美國合共加息八次,投資者及市場資金持續流入浮動利率的金融產品,此舉推動美國槓桿貸款市場規模擴大至1.3萬億美元,而且現階段未有見到減弱的跡象。事實上,LPC便有數據指出,今年有超過160億美元資金流入貸款共同基金(Loan Mutual Funds)及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理柏(Lipper)亦有數據顯示,今年環球金融市場已經發行逾1,060億美元的美國貸款抵押債券(CLO)及224億歐元的歐洲CLO。難怪耶倫認為企業貸款標準放鬆了。

另外,今年初黑石集團(Blackstone)以LBO(槓桿收購)方式花費200億美元收購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旗下的金融和風險(F&R)業務55%股份。據穆迪資料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該交易槓桿率為7.6倍。對此,筆者不得不提,08年金融海嘯帶來巨大傷害,推動美國監管機構於2013年更新有關槓桿貸款指引,透過監控及承保標準,防範金融業的系統性風險。不過,就算是該指引也在近年慢慢放鬆了。

從不同資料及數據可見,企業貸款標準的確有放鬆之嫌,黑石集團例子也只是冰山一角,筆者估計仍有不少企業之間的信貸協議存在嚴重的風險缺陷;同時不能否認,巨大惡化且不能受控的槓桿貸款會對銀行構成系統性風險,隨時引發企業大規模破產,拖累全球經濟再次出現衰退。

總括而言,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後提倡放鬆金融監管政策,在一個本已貨幣寬鬆的環境,可以說是火上加油,以致現時槓桿貸款市場出現過度寬鬆情況,再者中美貿易戰仍然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這些不明朗的市場風險都有可能影響明年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同時為股票市場帶來持續波動。但筆者最為擔心的是,假若槓桿貨款相關的系統性風險爆發,則會導致全球金融安全的問題。

iMoney 2018年11月12日

廣告

工業脫碳

全球經濟市場由各行各業組成,當中工業生產佔全球四分之一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及就業,工業產品及材料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份,也是創造社會繁榮及財富的重要驅動力,不過工業亦是二氧化碳(CO2)排放的主要來源,對地球環境帶來污染。

 

有數據指,2014年全球約有28%的溫室氣體(GHG)排放來自工業,然而2015年《巴黎協定》目標是2050年的溫室氣體排放與1990年相比要減少80%至95%。在此背景下,工業脫碳是必須面對及解決的問題,目前我們可以通過提前規劃及投資,採取升級及替代的創新技術以實現碳排放。

 

早前,有報告指出,氨、水泥、乙烯及鋼鐵這四個工業企業(或部門)能夠通過提升能源效能、利用電熱(Electric Heating),以及把氫(Hydrogen)和生物質(Biomass)作為原料或燃料使用,藉此把二氧化碳排放量降至近乎零;去到2050年,脫碳成本將介乎11萬億美元至21萬億美元之間,期間更要加快再生能源的基本建設,以增加4至9倍的清源能源,才能真正實踐減少碳排放。

 

對此,以上提及的四大工業部門所面臨的困難有:一、由於有45%的二氧化碳排放源自原料,在原料無法改變情況下,只能改變其生產過程;二、工業生產過程中通過化石燃料來產生高溫會導致35%的碳排放,有關替代方案也存在困難,可能要改變煉製設備的設計;三、工業的生產鏈繁複,每個細節皆環環相扣,很難單獨改變,基本上是牽一髮動全身,讓改革難度提升;四、工業用的生產設備大多昂貴和耐用,若要重建必會涉及龐大成本,重新打造設備也要承受漫長的時間成本。

 

經濟市場講求利益,筆者認為雖然碳排放已經是全球各國政府都有參與之事,然而工業生產出來的多數是銷售商品,如果脫碳成本過高,以致成本轉嫁商品,令價格提高,同業競爭力提高,這變相不會激勵工業企業配合碳排放政策,由此可見工業脫碳的困難不止於技術升級及替代,也有來自於實體市場的各種壓力。

 

不過,總的來說,雖然工業脫碳過程勢必困難,但只要政府、企業及相關利益者能夠互相合作,便不是不可能的事。

 

iMoney 2018年10月15日

城市盛衰

有效城市應該具有充足包容性,富人及窮人同樣獲得均等資源分配,簡單而言就是提供足夠就業機會、不同年齡的孩子擁有優質教育、提升低技術勞工的職業培訓、為低端產業創造發展空間,還有對創業人士(不管企業規模大小)的監管準則一視同仁,只有這樣才能創造幸福的城市,帶動人口有機地運動,幫助城市保存鮮活的競爭力。

 

可惜,現實時,很多城市都解決不了內部問題,如以歐美大部份城市為例,富人與窮人居住同個城市不同地區,已有研究數據顯示,這會帶來社會及經濟割裂,例如收入不平等、流動性差異、貧富懸殊、教育、犯罪等問題。

 

事實上,失業對城市的負面影響深遠,即使美國製造業增長仍強勁,但是愈來愈多職位建立在機器之上,而不是低技術勞工,這反映出城市內部存在的現實問題。而筆者觀察到,最近20年美國一直自豪的企業家冒險精神出現衰落,新業務形成速度較數10年前緩慢,美國人逐漸失去想像力,當創業率減少,企業增加員工的速度便會下降,連帶經濟增長放緩,意味美國人在沒有就業新機遇的情況下,搬家意願大幅減少,最終令城市的創造力及靈活性不斷被消解。

 

而且,由於每個城市都存在貧富懸殊問題,變相有些家庭要付出較高昂(甚至是不能負擔)的住屋成本,現實層面政府又不能通過完全放任發展政策,來為城市提供真正的低成本房屋,因此如何讓富人和窮人都能安然融入同一個城市,亦是一門高深經濟學問。

 

當城市不能解決自身問題,可能就慢慢出現衰落。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Edawrd Glaeser精於城市研究,曾有論文指出城市幸福與衰落之關係,居住在衰落地區的人大多數不開心,社會狀況傾向混亂,亦需要政府提供更多公共資源扶持。

以美國為例,過去幾年整體人口增長明顯放緩,某些城市(主要是煤炭、鋼鐵、汽車等行業重鎮)人口數量更連續幾十年出現下降,據2010年人口普查局數據顯示,美國十大城市都出現人口急劇減少情況,首位是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人口從1950年的85.6萬跌至2010年的31.9萬,跌幅為62.7%。

 

「一剎那的光輝不代表永恆」,城市的繁榮是需要經營的;如果管理不善,就會拾級而落,中外歷史上皆累見不鮮。

 

iMoney 2018年9月3日

內地P2P特色

金融科技(FinTech)話題絡繹不絕,當中P2P借貸平台曾被環球金融市場吹捧是一種改變金融交易支付的創新模式,不論在機構數量或貸款金額上,中國的P2P平台發展都是錄得最快速增長的國家,但隨着一連串監管問題湧現以至最近有受害者集體請願,各種負面因素拖累P2P爆發大規模倒閉潮,筆者認為事件顯示出變革性的創新金融並非有利無害,背後隱藏不少風險,提醒我們金融科技與監管必須平衡,才能長遠健康發展。

 

簡而言之,P2P平台的特色是以較低利率向小型公司及消費者提供貸款,但這種集資方式幾乎沒有政府監管。中國自2011年開始出現P2P平台,2013年進入起飛階段,2015年達到高峰,當時平台數量大約有3,500個,但相同時期亦有不少平台爆發醜聞及破產,隨着泡沫之談湧現,倒閉潮愈演愈烈,2016年8月內地監管機構遂推出《P2P網路借貸業務管理暫行辦法》,藉此整治市場恐慌與混亂。

 

面對中國P2P平台大規模觸礁,有數據指出,自今年6月1日以來便有15%的平台營運出現嚴重問題,6月份未償還貸款額達到1.3萬億元人民幣。筆者認為, P2P平台無疑是金融創新產物,優點是簡單、方便、快捷、透明,讓借貸雙方自由交流完成金融交易,而中國未能防止P2P平台風險,主要有幾個因素,第一是監管失敗,面對違約、突然停業、資金凍結等問題,市政府或省政府都未能真正落實執行及監督,變相有名無實。

 

另外,混水摸魚亦是原因。真正的P2P是把貸款人和借款人配對起來,只是充當一個「訊息中介」,和傳統銀行的性質不同,照道理不應出現像傳統銀行的濟提。不過,可惜內地有不少「所謂的」P2P平台甫開始就以非法地下銀行,甚至抱着行騙目的營運,當投資者未能清楚分辨P2P平台的真偽性,損失風險勢必增加,而這些害群之馬也會拖累整個行業發展,讓人難以分辨P2P平台與傳統銀行的屬性之別,當真正的P2P平台未能實現「訊息中介」的核心宗旨,營運便會出現信用風險及期限錯配,造成投資者恐慌,最終資金撤出,促成骨牌效應的倒閉潮。

 

當然目前的市場恐慌,引發P2P平台風雨飄搖,但筆者估計對中國實體經濟衝擊應該可控,畢竟優秀的P2P貸款佔傳統銀行的貸款總額比例不到1%,並不足以造成金融體系不穩定。然而,短期陣痛是必然的,經此一役後,就看未來中國如何採取更大更有效的規則,至少對最大型的P2P平台進行集中監管,確保借貸方、小型公司及投資者有更多安全投資選擇及風險保障。

 

iMoney 2018年8月30日

一帶一路和綠色金融

據外國傳媒報導,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有意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積極展開合作,兩間銀行有可能共同融資兩個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如果消息屬實,此舉則為中國的政策性銀行首次承諾為專案提供貸款,但不規定中資企業負責大部分相關工作。筆者估計,CDB決定改變合作模式是因為「一帶一路」(BRI)計畫中有不少投資專案於表面形象及實際操作上的表現都欠佳,損害了「一帶一路」的聲譽,出於有效控制治理風險的因素,故提出符合「國際標準」的融資合作,藉此重建一個開放、多元、共贏的全球金融合作平臺。

 

事實上,自2013年起, CDB和進出口銀行(CEXIM)在全球範圍內發放貸款,涉及1,674個基礎設施項目,惟當中有14%(大約234個)專案遭遇麻煩,例如公眾反對、施工延期、勞工政策抗議、管理不善、融資欠透明度等,經過一段冷靜期,最近重新加強與海外金融機構合作,特別是與遵守「國際標準」的西方金融機構,包括項目合同的公開競爭性招標,以及環境和社會影響的公共研究。

 

筆者認為「一帶一路」要得到西方國家認同及協力,加入綠色投資概念是非常具有意義的策略性決定,透過廣泛跨度的綠色項目,讓彼此合作更有發揮作用,因此2016年8月中國已經發佈「綠色金融體系建設指導意見」,之後兩年又發行286份綠色債券,截至去年6月綠色信貸金額已達到8.2億元人民幣,國內的金融機構亦開始對投資組合進行環境風險分析,設計綠色金融新工具,相信這些正面政策都是CDB重新展開全球貸款計畫的良藥,有助解決以往阻滯。

 

除此以外,中國於內部也有不少積極性政策,例如中國證監會提出2020年強制性環境訊息披露,希望有助降低綠色企業的融資成本,通過充分披露環境訊息,讓投資者更易識別出良好企業,並讓企業獲得更高估值;同時,中國通過「自然資源稅改革」及「生態補償計畫」,主動為生態環境與商業之間架起橋樑,有助量化金融機構的生態成本、風險和效益。隨生態環境在企業中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一些金融機構更開始推出環境風險分析報告,好像工商銀行便已經把環境風險納入鋁行業的信用評級模型。

 

筆者期望,當中國海外的貸款日漸規範化,再加上內部慢慢建立的一套制度,透過綠色金融推動未來海內外的經濟建設,會在國際金融社會中發揮更正面的作用。

 

iMoney 2018年7月30日

永續發展 ESG投資理念

全球日益重視永續發展企業的營運思維,不少資產管理公司都在投資決策上融入ESG(Environment環境、Social社會、Governance治理)理念,近年更出現ESG知識及技能的人才爭奪戰,通過對準的職能加入及提升,幫助公司達到更好的治理目標。為什麼ESG人才如此受到重視?

 

筆者認為,首先目前能夠掌握ESG投資理念、投資流程、績效分析、責任投資原則等知識的人才有限,於是有國際專業征才顧問公司開始為資產管理公司物色ESG人才。無可否認,ESG顯然是基金管理的下一個重要因素或發展趨勢,也是主動及被動管理者眼中的新式戰場,根據Pictet Asset Management最新報告展望,所有ESG資產的年均複合增長率(CAGR)占全球的管理資產比例為15.5%,預料今年內將會達到50%。

 

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GSIA亦有統計指出,2017年全球施行ESG管理的資產規模達到28.6萬億美元,占全球總資產管理規模的30%,當中以歐洲市場發展最為蓬勃。于筆者看來,ESG的可持續發展性及創新性,意味著未來市場需求有增無減,因此招攬ESG人才是資產管理公司建立或加強團隊實力之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源投資,當公司具有更專業的ESG能力展示對氣候變、生物多樣性、能源效率等領域的瞭解,將有助各個因素整合評估,最終優化投資組合風險回報。

 

不過,筆者亦觀察到ESG雖然是大勢所趨,背後理念原意良好,但亦因此被不法之徒利用,成為負面圖利的工具,這情況猶如我們心中出現天使(選擇做好事)與魔鬼(選擇做壞事)的對抗。

 

天使方面,ESG提供實踐道德目標的投資機會,甚至結束金融市場上漸漸不受歡迎的投資觀念,舉例「為股東賺到盡」的股東價值(Shareholder Value)的典型看法,讓投資者重新思考負責任的投資是什麼?並通過考慮ESG因素,藉投資行為去積極處理資本主義的負外部性(Negative  Externalities),例如大量工業生產會耗損自然資源,製造大量污染,這些環境問題都可以因為ESG理念而獲得金融市場監管及改善。

 

然而,亦有人選擇為魔鬼做事,一些不受歡迎的公司會利用ESG作為品牌聲譽重新包裝的手段,藉此除掉負面形象,事實卻是繼續「掛葫蘆,賣假藥」;由於ESG需要大量資料作綜合評估分析,也讓不法的資料服務供應商以處理大量資料提出濫收費的藉口;甚至有公司會利用ESG名義去說服公共部門或慈善團體給予標案,表面說法是透過ESG理念主動進行負責任投資項目,實際上是為了謀利。故筆者認為,ESG的發展成熟度仍未足夠,亦期望ESG人才愈來愈多,將能為ESG投資的理念有更專業的把關。

iMoney 2018年7月30日